2014年1月18日

本站访问人次:8008852 当前在线:275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注册 登录   

http://www.sctjedu.net/Images/uploadfiles/20101210094239.swf
名师讲堂

支玉恒教学实录——《匆匆》

 来源: 发表时间:2011-12-20 8:42:41

第一课时
  师:你们看到我,对我有什么感觉?
  生:似曾相似
  师:你觉得你对我有似曾相似的感觉吗?
  生:我觉得您很慈祥。
  师:你别惹我生气。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师:刚才可能向老师到班上向你们说了一些我做的错事,是吗?见到了现在有些失望了是吧?
  生:没有
  师:知道我姓什么吗?
  生(齐答):“支”。
  师:向老师说你们猜了半天,但不知道是哪个“支”?
  生(齐答):是。
  师:举起写字的右手,跟着我写“一横,交叉一竖,然后底下又一次的‘又’。”
  (生举右手跟老师一起写)
  师:知道了没有。
  生(齐答):知道了
  师:叫我一声:——
  生(齐呼):支老师好
  师:非常好,不但带上支老师,而且还带上一个好。有一次我讲课,我也是这样(用手书写支),他们就叫我“支——”。(生笑)
  师:你们比他们强多了,是吧。上课害怕不害怕?
  生(高声齐答):不害怕!
  师:后面有那么多老师都虎视眈眈地看着我们,你们不害怕吗?
  生(齐答):不害怕!
  师:我可比不了你们,我还真有点害怕。可能你们面朝这边,看不见老师们,老师们的眼睛瞪得有多大,目露凶光,你们也看不见,可能瞪着我呢?我比你们害怕,听我说话就有点上气不接下气,是吧?真的,真的有点害怕,心跳得挺厉害。你起来(一生站起)你代表大家拿手来摸摸我的心跳得厉害不?(让生摸自己右边)
  生:老师,摸错了,应该摸这边(众笑)
  师:这说明我怎么样了?
  生:太害怕了。
  师:太害怕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心在哪边跳,到处都在跳,不害怕,咱们就可以上课了,是吧,知道上什么课吗?
  生(齐答):知道
  师:一起说——
  生(齐答):匆匆
  师:这名挺怪是吧,(生点头)想不想看我写字?
  生(齐答):想
  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勿”字。
  师:对不对?
  生(齐答):不对
  师:这个字念什么?
  生(齐答):“wu
  师:请组词
  生:这个字可以组“勿忘我”。
  师:什么叫“勿忘我”?
  生:就是不要忘记我,请不要忘记我。
  师:那么你的意识“勿”就是“不要”的意思,是吗?对不对?
  (生点头)
  师:“勿”就是“不要”的意思,“勿忘我”就是“不要忘记我”是吗?
  生(齐答):是
  师:噢,好像你把我教懂了,还能组词吗?
  师:你来
  生:我觉得这个词还可以组“切勿”。
  师:“切勿”“切不要”是吧?
  生:对
  师:“切勿”什么?
  生:“切勿——忘记我”
  (众笑)
  师:“切勿忘我”就是千万不要忘记我,就冲你这个词,我就永远不会忘记你。(生笑)请坐
  师:公共场合往往贴一条标语,上面画一个圈儿,有一支烟还冒着火儿,打了一斜杠,有四个字
  生:“请勿抽烟”
  师:好像不是“抽”字
  生:吸烟
  师:那么按“勿”当“不要”讲,就是请不要吸烟,但是有一些人就是要在公共场合吸烟,比方说我(生笑),我一早晨,你们没来的时候,我就在这抽了好几根烟,接受你的批评,但是有时憋不住了,还得抽。但是对小朋友我不抽烟。
  师:写“匆匆”写成“勿”了怎么办,你说?
  生:加一点
  师:在哪儿加?
  生:在中间,在两撇的中间。
  师:两撇的中间加一点,对吗?看看书,对不对?
  生:不对
  师:改正(递粉笔学生,生上台改正)
  师:对吗?
  生(齐答):对。
  师:好,我向她学习,再写一次。(写)大家一起读一读
  生(齐读):匆匆。
  师:什么意思?先拿它组个词,再加俩字就是一个词,你说。
  生:时间匆匆。
  师:“时间匆匆”什么意思?
  生:就是说明时间过得很快。
  师:你的意思“匆匆“就是很快。
  生:对
  师:有这个意思,你组词。
  生:来去匆匆。
  师:“来去匆匆”什么意思?
  生:来的时候去的时候都是很急。
  师:很急,很忙,很快,来去匆匆,对,还有词吗?你组。
  生:“匆匆忙忙”
  师:也是很忙,时间很紧迫,是吧!
  生:非常急促。
  师:“非常急促”,哎,出现了一个新词,什么词呀?
  生(齐答):“急促”。
  师:“急促”正好解释这个“匆”,你看,我没讲,你们讲了这么多,说明你们学习能力很强。知道谁写的吗?
  生(齐答):知道
  师:谁呀?
  生(齐答):朱自清
  (师板书作者名)
  师(指作者名):认识他吗?
  生(齐答):认识
  师:哎呀,真不简单,比我强,我都不认识他,你怎么认识的?
  生:通过课前的预习知道的?
  师:他是个什么人?
  生:他是我国现代的著名作家,毛泽东曾赞扬过朱自清的骨气,说他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也不领美国人的救济粮。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众笑)
  师:书上要是不写,可见你也不认识他,是吗?好了,我告诉你们,朱自清确实是现代的著名作家,他写的最好的,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生(齐答):知道。
  师:什么呀?《荷塘月色》,包括这篇《匆匆》,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这种文章叫什么?
  生(齐答):散文。
  师:叫散文,知道什么叫散文吗?你讲。
  生:没有写具体事情,抒发自己的感情。
  师:一言以蔽之,都说完了,它讲不讲具体的故事呀?
  生(齐答):不讲。
  师:或者不以讲故事为主,主要在干什么呀?
  生(齐答):抒情。
  师:主要在抒情,有写景借景抒情,有的写事借事抒情,有的写物借物抒情,也有写人,借这个人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你们对散文有了很好的了解。其实呀,任何散文都是作者情感的抒发,心灵的倾诉和思绪的流淌,这里面有他对如烟往事的回忆,有对现实生活的思考,也有对灿烂未来的向往,读起来很美。你们读过没有?
  生(齐答):读过。
  师:你们能读美吗?
  生(信心十足):能!
  师:你们各自读一读,读一次,你想用什么情感读,你先用什么情感读,好不好?(生说好)不要齐读,各读各的,我都能听见,读。
  (生自由读文)
  师:感觉怎么样?(生不答)有感觉吗?
  生(齐答):有。
  师:肯定有。但现在感觉可能还不深,不要着急,我读了这篇文章以后哇,我似乎感觉到触摸到作者的心灵,因为他是用心灵写下了这篇文章(转身走到黑板前),你们知道我要写什么字?
  生(齐答):心灵。
  师:对(板书‘心灵’),所以我们学习这样包含着作者整个内心世界的文章,也应该像作者那样,他用心灵来书写,我们用心灵去阅读,去体会,去感受,去领悟,是不是?
  生(齐答):是。
  师:对。(板书用感受连接心灵)咱们听一遍,好不好?
  生(齐答):好。
  师:咱们读老师给放一下,我刻了一段片子,大家听一听。(音乐起)把书扣起来,闭上眼睛,你去享受去。
  (播放课文配乐录音)
  师:好了,睁开眼,好不好哇!(生说好)想不想学一学?(生说想)
  师:打开书,下面咱们再放一次,你跟着录音的声音轻轻地跟着读,跟着它学,想不想啊?
  生(齐答):想!
  师:(向场内听课的学生和老师)后面的同学也可以跟着轻轻地跟着读,轻轻地学,老师们也可以,咱们一起来感受作者的心灵。开始。
  (配乐录音再次想起)
  师:听了两遍,似乎我们的心情已经沉浸在作者所表述的心灵中,是不是?你们发现这段录音缺点什么没有?缺第二段,是吧?
  生(齐答):是
  师:不知怎么搞的,非常遗憾,缺了一段,我本想弃之不用,因为它是不完整的,但是我忽然想到,我面前有这么多聪明的你,能把这段缺憾补上吗?
  生(齐答):能
  师:谁来补一补?你先来。
  生:“我不知道它们给了我多少日子”
  师(范读):“我不知道”这么读
  (生重读这句后,往下读)
  师:好不好哇?
  生(齐答):好。
  师:补的很好,接着来。(生继续读)
  师(范读):“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再读这句话。(生重读这句后,往下读完第二段)
  师:真好,真想再听一听,(指另一生)你再来一次。(生读)
  师(范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滴在大海里”还看得见看不见哪?(生摇头)
  师:所以你也要读的看不见哪。
  (再次范读这句,生再跟读)
  师:好,大家一起读一遍,拿起书来,预备起)
  (生齐读第二自然段)
  师:这“头涔涔,泪潸潸”是什么意思呀?
  生:通过字面理解,这个“涔涔”有一个词是“汗涔涔”,我就觉得应该是额头上流出了汗。
  师:你很聪明!
  生:“泪潸潸”呢,因为有一个“泪”字,我就觉得是作者在这篇散文时,不禁流下了泪。
  师:对,你由“头涔涔”想起了一个词“汗涔涔”,你想到了可能是额头上渗出了汗水,但是不是大汗淋漓呀?
  生(齐答):不是。
  师:对,你又启发了我,我从“泪潸潸”上我又想起了一个成语,说“潸然泪下”,是不是眼泪横流啊?
  生:不是。
  师:是渗出了汗水,滴下了眼泪,是不是?
  生:是。
  师:读的很好,再练一次好吗?
  生:好。
  师:好,各练各的,读一遍,开始。
  (生自由读后,停下)
  师:就读第二段呀?我是说全篇再读一次,开始。
  (生大声自由读文)
  师:好,又练了一次,哪位同学有足够的自信,你认识你在班里是读书最好的吗?(生举手)这么多最好的,你们俩已经读过了,不请你们俩了。(指另一生)你读读,第一个男同学读,男同学读这篇文章比女同学难读。咱们听一听,先读一段。
  (生读第一句)
  师:加点感叹的语调(范读),“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
  (生重读这句,师点头,生接着读)
  师:聪明的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知道作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多大年岁了吗?
  生:应该是——人们说“三十而立,四十而年惑”我觉得作者在写这篇文章时应该就是四十左右。
  师:你不够聪明。
  (众笑)
  师:哪一句话透露了他的年纪?
  生(齐答):八千多日子
  师:没想到吧?“八千多日子”,一年三百六十天,十年三千六百五天,二十年七千二百天,那就是不到二十二岁。(俯身向刚才那学生)没想到吧,你站起来,你知道谁比你读得还好一点点?
  生:谁比我读的还好一点点?那个——
  师:不要目中无人
  (众笑)
  生:我知道,毛语同学
  师:谁呀,请站起来,好,你接着读。
  (生读三、四自然段)
  师(范读):“去的尽管去了。”(生重读后,往下读)
  师:你再推荐一个比你还读的好一点的
  生:王冲
  师:好,读下面一段
  (生读文)
  师:一种感叹,大家把最后一句读一下,预备起。
  (全班齐读最后一段)
  师:哎呀,听了你们读,我也真想和你们一块读,让不让我读。
  生答:让。
  师:咱们一起读吧,我读一句,你们读一句,我读上一句,你们读下一句,我再读下一句,你们再读一下句。好不好?
  生:好。
  师:咱们合作来完成,我向你们学习,你们促进我,好吗?(生说好)
  (师生开始轮流读完全文)
  师:好,这一段时间通过我们进行了初步的感受,但是读散文绝对不能只有一些浅浅的感受,还要进一步运用我们的心灵,去做什么呀?(板书:用、倾听)用心灵去倾听,刚才只是我们把作者的文章读了,还浅!我们再好好读,你可以把握你感触最深的,你刚才感受比较深的那一段再好好用心灵去听,你能不能从文章中听到作者在悄悄地跟你在耳边低低地絮语,说了些什么呀?你们能听到吗?去听。到字里行间去听,听完了以后,把你听到什么了告诉我,好吗?(生说好)选择你感触最深的,开始倾听。
  (生读自己感触深的句或段)
  师:怎么样?谁听到什么啦?听到作者在你耳边悄悄地诉说着什么,没有人听到啊?(一位、二位……多起来了)好了。你还没有发过言,你起来,大家注意,我不让他站起来告诉大家我听到什么了,我还请他在哪一段听到作者悄悄地跟你耳语,你就把哪一段读出来,通过你的语感告诉大家,大家听,看他听出什么来了,把你听出来的东西通过读表达出来,通过语感传达给大家,会不会?(生说会)大家听一听,看他听出什么来了?哪段感受深就读一段。
  (生读第三自然段)
  师:谁从他的读中知道他听到什么了?听出来没有?你先别坐(指读文生)(指旁边生)你听出什么来了?
  生:我听出他感受到作者对时间非常珍惜,还说明时间来的快,去的也快。
  师(对读文生):你是要对大家说这个吗?
  生:是。
  师:你从最重要的最突出的哪一句听出来的?他当时是怎么读的使你听出来了?你学学他当时怎么读的?
  生:我从第1句听出来的。(生读)
  师:是不是这样?(生说是)谁还听出了话外之音?谁听出来了?知道作者跟他说什么啦?你听出什么来啦?
  生:我听出作者虚度了许多时间。
  师:你听出来作者跟他说虚度了好多时间,特别要突出的是“虚度的”,是这样吗?(生说是)什么叫“虚度”?
  生:就是没有做任意有意义的事情,就这样把时间浪费了。
  师:对,你哪几句听出来的?学学他当时怎么读的?
  生:我从这句听出来的,读“于是,洗手的时候,……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
  师:听出来没有。(生答听出来了)
  师:啊,我也听出来了。不但听出作者说我的时间都白白过去了,而且我也听出来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是这个意思吗?
  (生说是)
  师:谁还听到作者跟你说什么了?那位同学,哪一段感受深就读哪段,大家还是听,他要读的给你感受特别深,给你语感特别强烈的那一句,你把它勾下来。好,开始。
  (生读第二自然段)
  师:谁听出来了?从他的语感中听出来了,有没有?
  生:有这样一句话,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通过这句话我就认为这个同学可能会认为,作者在对他说,我的时间没有告诉我它要走了,它在不注意的时候,已经流去了,等到我知道时呢,我已经后悔莫及了。
  师:已经来不及了,时间追不回来了,有这么一种感叹和无奈,他说的对吗?
  生:对
  师:你再把他刚才读的那句读一通,感受一下。
  生:像针尖上……,也没有影子
  师:对,他还特别强调,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呀!听不见,看不到,时间就过去了,听出来了吗?
  生:听出来了。
  师:谁还想说说自己的倾听?嗯,你不是说切勿忘我吗?我马上就想起你来了。你开始读。
  生:(读)去的尽管去了……,从我身上跨过……飞去了,睁开眼……在叹息里闪过了。
  师:说吧,谁听到了什么了?
  生:从“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默默时……过去”,我体会到了,作者认为随时随地时间都在流逝,作者认为时间过得十分快,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希望他在所有的时间中做出自己的一份事。
  师:作者是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吗?还是催促自己抓住时间的尾巴,时间可能慢一点,是吧?时间可能慢一点吗?
  生:不可能。
  师:好,请坐。这回你再说作者跟你倾述的时候呀,可以不一整段一整段地读,你可以选择你感触最深的句子,拿出你的全部精神来,就读那一句,如果让人听出来作者跟你说什么,那才是更高的本事。你来一句。
  生:“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在千门万户的日子里,……剩……呢?”
  师:作者跟她说些什么了呢?你说。
  生:作者在这八千多日子里,没有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他觉得时间在身旁已经逝去了。
  师:这里你说在她读的时候听出来了,你学学她。
  生(读):“在逃去……罢了。”
  师:这是一种自责是吗?
  生:是。
  师:只有徘徊罢了,只有匆匆罢了,是对自己的自责是这个意思吗?
  师:好,谁再来一句,你来。
  生(读):“我赤裸裸……这一遭啊!”
  师:这回你自己说,你听到什么了?看他读的是不是这个味道。
  生:我听到作者自己说他非常地不珍惜时间,他自己赤裸裸来到这个世界,也将……回去,师:从“都是这样啊,赤……赤……回去”,这里是让他光着身子来了,没穿衣服走了吗?这两个赤裸裸是什么意思?
  生:这两个赤裸裸是说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很深刻的东西,没有留下辉煌的成就。
  师:对,是空着手而来,一事无成而去,哎呀,你们太棒了,好的,刚才都发表了这些意见了,我想听一听,谁听到了别人还没听到的话,跟别人听到的绝然不一样,谁听到了。(谁先举的手,读你听到的特殊的那个信号)
  生:“我掩着面叹息,但是新来的……闪过了。”
  师:他听到什么了?
  生:从我掩面叹息,并且作者虚度过时光,但是还不知错,从后面“新来的……闪过了”从叹息一词,我懂得了作者还在埋怨时光,埋怨自己。
  师:你没听对,坐下。
  师:谁认为自己听对了。(你说)
  生:我认为作者对时间的过去也是无可奈何,当知道它过去时只有伤心了。
  生:对吗?沾了一点边。
  师:谁还听出来了,你来听。
  生:我认识作者非常地后悔,他觉得他以前的20年里面虚度了光阴,非常地后悔。
  师:是吗?啊,有位同学跟你的不同。
  生:我认识他听出来的是以前他是在虚度时光发现了之后,还是继续十分地后悔,还是十分地后悔。
  师:压根就没有觉醒是吗?嗯,你说。
  生:他在后悔以前虚度时光的日子,但是呢,他却没有觉悟到,他现在也在虚度时光。
  师:后悔以前,但是现在仍然没有觉悟,他们都说得对不对?
  师:你认为有点道理,再听听他的,看他的有没有道理。
  生:我认为她这一句话听到的是,时间过得很快,每天都是这样过去了。
  生:还有,时间是无情物,不管你怎样叹息,怎样埋怨,它不会停下来。
  师:时间是无情物,你不理它它就不理你,对不对。再回过头来说,时间又是有情物,它钟情于那喜欢他的人。对不对?
  生:对。
  师:还有谁有特殊的倾听,说出来不特殊可不行啊。
  生(读):“我不知道……空虚了。”
  师:听出什么来了,特殊的,人家刚才说的,听出来了没?
  生:从“但我的手却似乎渐渐空虚了”说明作者慢慢地变得不勤奋,从开始到现在,手上都没有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师:他的这种倾听特殊吗?
  生:不特殊。
  师:跟大家说的一样,说的是对的,但并不特殊。坐下,我这会要听一个特殊的,别人都没听出来的,刚才都没说过的。(你行吗)
  生:可以,
  师:咱们可要讲个条件,因为你占用了同学们的时间,如果表达不出特殊的感受,我要刮你鼻子,如果大家承认你的感受,的确像那位同学一样有点特殊,你刮我的鼻子。
  (生笑)
  师:愿意冒这个刮鼻子的风险吗?
  生:愿意。
  师:挺有自信
  生:“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痕迹呢?”
  师:大家听出了特殊的声音没有。
  生:没有。
  师:同学们说让我刮你鼻子,好,等一会,有人支持你。
  生:我听出来了,因为这句话是说过去的日子如轻烟,被微风吹散了,被薄雾燕融了,过去的日子是不可挽留的,但是我希望作者能够把握现在。《昨日》诗里面有一句话说,成事立业在今日,莫待明朝毁今朝。我希望作者也不要再后悔了,好好地把握今天,干一番辉煌的事业。你说的不是作者告诉你的,而是你希望作者怎么样,听错了。
  好,你最能听出特殊的味道来,我听听这位听出什么来了。
  生:我听出这句话跟前面说的那些话没有什么特殊的。
  师:他没说出什么特殊的,你也没听出什么特殊的来,好的。
  师:有没有听出来,你再来谈吧。
  生:首先,作者说“……如轻烟,……蒸融着”这就说明着,作者在他20年前没有什么作为,“我留着些……我何曾……痕迹”这就说明作者对自己的悔恨,但是立志要在以后的人生中有一番辉煌的事业。
  师:特殊不特殊?
  生:不特殊。
  师:特殊,说实在的,你们都认为作者虚度年华了一生,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说还没有觉醒,他说还没有觉悟,人家听出来了,作者觉醒了,觉悟了,而对过去不仅仅是一种遗憾,还有自责,还有醒悟,他要没有醒悟,没有认识到时间的珍贵,他会写这篇文章吗?
  生:不会。
  师:所以,你们都没说的,他说出来了,应该算是什么呀?
  生:特殊的。
  师:那你刮我鼻子吧!
  生:学习就是重在参与,我们都讨论了,就不必要刮了。
  师:他不想刮我鼻子,找了一个理由。好了,大家很会听作者跟你低低的诉说,这实际上在和作者做什么呀?
  生:交流。
  师:心灵的交流,情感的交流,要交流就没有来还没有去,你们刚才光在向作者索取了,光在听作者对你讲什么了,你们还没有对作者说些什么?是吧?所以下面咱们还要用心灵去——
  生:倾听
  师:每人拿出一只笔来,你可能有千言万语要向作者倾诉,但是我只要你最想说的那一句话,写在书的空白处,你要能写出一两句格言警句来,那太棒了,句子要精彩一些,就一句,开始写,你向作者倾诉什么,倾诉你的心灵。
  (生写)
  师:请你首先来向作者倾诉,要带着感情倾诉
  生:我想对作者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师:你捡了一句,造了一句我们古代流传的格言,可以,写在黑板上。
  生: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师:谁写的,就在后面打上括号署名。
  生: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师:这样也是一种倾向,也是一种能力,写上去。
  生:浪费别人的时间等于谋财害命,浪费自己的时间等于慢性自杀。
  师:一半是鲁迅的,一半是你自己的,但是读的太匆匆了,不要那么匆匆,再从头读起。
  生(再读)
  师:你不愿意自杀的话你就写上去。
  生:白茵说过,最忙的人有最多的时间,你大概有点醒悟,就快点行动吧!好,写上去。
  师:这段很好,你不写前半句,你只写后半段。
  生:最忙的人就有充分的时间就挺好了,不要教训作者
  生: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生:尽管你虚度了二十多年的时光,但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只要你在以后的时间里珍惜更多的时间,可以把以前犯的错误都弥补过来。
  师:如果作者是个博士的话,你就是博导。写上去。
  生:你的时间走了不少,但余下的时间足以让你完成那未了的心愿。
  生:时间不会宽恕你,把握住它就等于把握住了金子。
  师:有点太冷酷了,你改一改行吗?不要写“时间不会宽恕你”,一会再看。
  生:时间是遮掩不住的,只能挽补流失的时光。
  生: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生: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你挤,总会流出来。
  师:是你编的还是哪儿找的?
  生:是听鲁迅说的。
  师:比我读的书还多
  生: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一生之计在少年。
  生:浪费时间等于浪费生命。
  生:要知道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往往流逝在生活的角落之间。
  师:谁有特殊的,跟别人都不一样的,这就是创造性的。
  生:回想碌碌无为的从前,不如展望辉煌的未来。
  师:谁还有特殊的,好,请“切勿忘我”。
  生:能干大事业的人,不会因为时间的飞逝而掩面叹息,要珍惜今天的时间,挽回以前的过错。
  师:把忘记改为挽回。
  师:改了没有。(前面的一个同学在修改)
  生:时间不会停留,把握它就等于把握住了金子。
  师:好,还有很多,时间不够了,让他们继续写,拿起书来,我们再把第二段读一读好吗?拿起书来,集中精神。(齐读第二段)
  师:好了,大家抬头,看着黑板上心灵的倾诉是谁的,谁读,然后很自豪地把自己的名字读出来。
  (生逐一读,许看云读了三句)
  生接着读
  (师相机点评)
  结束。

 

主办单位:通江县教育局    电话:0827-7221910  
地址:四川省通江县诺江镇东街20号  邮箱:sctjjwtj@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TCP/IP地址信息备案编号:蜀ICP060207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