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1日

本站访问人次:10488587 当前在线:39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注册 登录   

http://sctjedu.net/Images/uploadfiles/20101210100433.swf
媒体报道

《中国西部教育》为了“山花”更灿烂

 来源: 发表时间:2013-12-23 14:23:34

编者按:她,一名代课教师,坚守巴山深处村小的33年,是什么让她的信念如此坚定?她,一人撑起一所学校,与丈夫所执教的村小隔山相望,被学生誉为心中的“彩虹”;她,犹如火天岗的茶香,在大山深处浓郁飘香。她就是被评为2013年“最美乡村教师”的张兴琼。33年的执教历程,张兴琼老师演绎了怎样的教育动人故事,让我们细细聆听……

 

为了“山花”更灿烂

讲述:2013年全国“最美乡村教师”荣誉获得者  张兴琼

记录图:本刊通讯员   

 

我是四川省通江县永安镇火天岗村小学代课教师张兴琼,在这里我荣幸地给大家讲述我代课33年的教育故事。

 

为了36个孩子的笑脸

1980年,刚刚高中毕业的我在暑假期间被推荐到乡政府当农技员,我正高兴地去报到的时候,当村长的爸爸却不同意了,爸爸告诉我:“火天岗村小学就快开学了,上期那个代课老师不来了。你去代课吧。”爸爸的话就像给我泼了一瓢冷水,我一下子就懵了。我顶撞道:“我不去!我才不愿意代课呢!”看着委屈极了的我,爸爸又说:“女儿啊,爸爸怎么不希望你到乡上去工作呢?可是我们村条件差,离乡镇远,别处的老师不愿来,来的老师留不住。你是目前我们村里文化最高的人,你都不愿意当这个代课老师,别人就更不愿意了。你就忍心看到孩子们失学吗?爸爸代全村人求求你留下,别让学校垮了。”“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父亲,反正我不去。”我反驳道。

接下来的几天,爸爸动员了大伯、大婶们等轮番来给我做工作,也不知道谁的主意,村子里一群孩子都围着我喊:“张老师,张老师!”看着可爱的孩子们,我心软了。在大家软磨硬泡下,我终于被“逼”到了学校去,这一干就是33年啊!

全班36个学生,就有36张笑脸。为了这36张笑脸笑得更加灿烂,我得抓紧每分每秒细读教材,寻求好的教学方法。记得有一次,电影队在我家院子里放电影《刘三姐》,院坝里挤满了观众,有说有笑,热闹极了,我却在屋里备课。爸爸心疼得来叫我,我坚持要把课备完再去。等我备好课,电影已经放了一半。

课堂上,我坚持精讲多练;课后,作业辅导人人见面,当堂批改,当面纠错,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直到弄懂为止。课间,我常跟同学们一起做游戏、打乒乓球……眼看自己教的学生一天比一天有进步,我心里就踏实一些了。

一转眼,我教的第一届学生马上就要毕业了(上世纪80年代小学升初中要考试)。为了提高升学率,我把学生接到学校住校,早晚争分夺秒学习。看到学生上自习时用煤油灯照明,风一吹就灭了,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办?学生家长也很困难,我便和同学们一起到茶园做临工采茶工,挣了200多元钱,交给私人办的微型水电站,给学校通上电,余下的钱我便打灶、买些餐具来改善学生的生活条件。从此,孩子们吃上了热饭,喝上了热开水。随着升学考试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初次教毕业班,是否能考上几个初中生,我心里都没有底。考试那天,天不亮我就带着学生打着手电筒到三十多里路外的中心校去考试。同学们在教室里考试,我在教室外边忐忑不安,不知我这第一份考卷怎么样啊?很快考分出来了,当时镇上的升学率是45%,而我们班36人参考,上了28人。我一下子成了校长、教师、村民眼中的名师,我觉得此时我成了天下最幸福的人。也就是这一刻,我就下定决心,要做一名优秀的教师。

 

村小成就了幸福情缘

1988年新学期开学了,那天天气很热,一个瘦小的小伙子背着被子和木箱来到学校,他说是来代课的教师,叫廖占富。我非常高兴,又有了新的同行,忙给他烧水做饭,饭后跟他商量让他先教低年级。

第二天,他上了一节课,我问他有什么体会,他说:“在课堂上我不知怎么讲,讲些什么,无话可说。”“没关系,我们开始上课也是一样,慢慢地你就有讲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我给他上了两节课,再让他自己上,我听。我们通过互相切磋,很快便找到了一些教学的窍门儿。以后我常常听他上课,有了进步就赞扬他,不足就及时指出。一年过去了,他教的学生学习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家长尊重他,学生也喜欢他。冬腊月间,家家杀年猪,挨门挨户请我们吃饭,以此表示深深的感谢。

两年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看到廖老师教书教得好,他老家村干部要求他回去代课。村支书知道后非常着急,找父亲商量留住廖占富的办法。村支书给我父亲商量说,“只要促成我和小廖的亲事”,这样不但可以把廖老师留住,又能解决女儿的终身大事,最关键的是留住了两个老师,就保住了这所学校啊!一开始,我觉得是笑话,我比他大8岁,不可能!张书记劝说我,小廖挺不错,有文化,又朴实,别多想了。妈妈也戳着我的脑门说:“你年龄去了,不好找对象了。”这时我才意识到我的青春耗在了讲台上,留在了大山里。自己悄悄的流泪,我的心无法平静。原来的我能找一份好工作、嫁个好人家,每次介绍对象,对方都要求嫁过去,可爸爸总是不让我下山,不让我离开小学,我总是想把这届毕业班教完再说,就这样一拖再拖。我恨爸爸,现在落得这个样。后来张书记知道了,就来学校找我谈心,说:“我们学校离不开你,你教过的学生怎么能丢得下?”慢慢地我的心就软了,眼泪也流干了。我同意了他们的安排。

92年元旦,在父母、老支书和村民撮合下,我和小廖结婚了,火天岗村小学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夫妻小学”。

 

既是老师也是学生的“妈妈”

我们夫妻共同奋斗在一个学校,共同承担学校的教育教学工作。我们相互鼓励、相互促进、相互取长补短。办公室里、火塘边、田边地头、回家路上一有空闲我们就一起讨论教学,为寻求好的教育方法我们还经常争吵。在我们上学路上有一段陡坡,每天上学最害怕的就是背米菜爬这面坡。后来,我和小廖经常为争论一个问题打赌,如果谁错了谁就背米菜爬陡坡。每次打赌我都是输多赢少,虽然输了,小廖却不让我背。二十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争论了多少回,爬了多少回坡,打过了多少次赌,就是在这些小小的争论中,我们明白了许多教学的道理,找到了许多教学中的捷径,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后来,女儿、儿子相继出生,父母身体不好,不能带孩子,只好自己带着上课。为了不影响教学,我找人做了一个沙发,晴天就把沙发搬到操场边的树林里,靠着一棵小树放着,让小儿子拽着小树玩,时间长了,把小树都给压弯了,这颗弯弯地杉树,现在我见到一次,我的心就痛楚一次……

既要当老师,也要当代理妈妈。上课是常规工作,给学生做午饭,洗漱,梳理也成了常规工作。由于学生小,上学的路又陡又远,常常把米菜倒在了路上,有时候还忘了带。可又不能饿了孩子,我就将自己的那份留给了孩子,自己喝几口米汤也就应付了事。

2000年以后,外出打工的父母越来越多,留守儿童也越来越多。孩子们经常是脏兮兮的,头发乱蓬蓬的。我就添置了脸盆和毛巾,每天给他们洗脸、洗手。“小朋友,来洗手,卷起袖,淋湿手……”一边唱着我自编的洗手歌,一边教孩子们养成讲卫生的好习惯。

有一名叫张立东的孩子,因为父母近亲结婚导致身体残疾,8岁了,还不能上学,于是我找到他妈商量:“你总不能让孩子老呆在家里,他将来咋办?总得让他读书识字,长大了才能成为有用之人呀!”他妈伤心地说:“连路都不会走,你叫他咋办?”我说:“你放心,你送到学校里,有我照顾!”就这样,孩子正式上学了。从他入学起,训练他、料理他、教育他的担子,就落在了我身上。刚来时,他左腿拖着,右腿一走一拐,趔趔趄趄,我就像教自己儿子学走路那样扶着他走路。上课时,别的孩子能拿书,他却把书拿不出来;放学时,别的孩子早把书装进书包了,他却把书装不进去,这些事情只有我代劳了。吃饭时,他左手端不住碗,常常把饭弄倒。我就把自己的饭给他添上,还教他坐着怎样吃饭。最困难的是上厕所,他的裤子经常被弄脏,我只好洗了马上给他烤干。后来同学们自发成立了帮助小组,轮流帮助、照料立东的生活、学习,我才稍微轻松一些。如今这个孩子不但学会了生活自理,还学了很多知识呢!看到孩子们一天天成长,我感到特别欣慰。

 

以毕生的精力让“山花”更灿烂

因为家庭经济压力大,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改善,除了教学的时间外,不论严寒、酷暑、风霜雨露,我都在山里“找钱”。但总是入不敷出,2009年暑假期间,小廖到上海打工打电话得知二十多天,挣了8000多元,想把我也带去,村里的孩子们知道后都哭着说:“张老师你别走啊,别走!就教我们读书吧!”孩子们叫得我都流泪了,看着同学们伤心的样子,我大声的说:“不去,坚决不去!”并把廖老师也叫回来。后来为了贴补家用,春季我和小廖利用假期到茶场打短工,到山上采竹笋卖,秋季便到山里采板栗,挖药材。印象最深的是,3年前的一个暑假,火天岗茶场收松果,我顶着烈日在大山里摘松果。有一天,走进山里不久,突然天下就起大雨,看到那松果又大又多,舍不得走,冒着大雨摘了一背篓往回走。本来就被松油染得不成模样,又淋了大雨,狼狈不堪的样子,被一个家长看见了,说你是张老师吗?我不好意思的回答,不是,你叫错了人,我是她姐。就这样我们艰难地维持着小家庭的生活,虽然艰辛一些,但我们过得很充实。

2009年,县里公招教师,我心想,盼望已久的机会来了,我俩挽着手一同去报了名,回家放下家务、农活,紧张地复习起来。只差4天就考试了,校长告诉我,资格复审时,你不符合年龄条件,不能参加考试了。当时,我的眼泪唰唰的流下,伤心地痛哭,我不断追问自己:命运怎么这样捉弄我啊!尽管如此,每当我走上讲台,我依然激情满怀。

春去秋来,忙忙碌碌地奔波于学校和家庭。33个年头弹指一挥, 自己却从一个清秀的小姑娘到满脸皱纹,但我教的学生一个个考上了大学,有的当上了教师,有的当上了公务员,有的当上了医生,看到亲手培养的孩子们一个个飞出了大山,成了金凤凰,我的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每逢年头岁末,学生们从全国各地发来问候短信,在外工作的学生回村给我带来的声声问候,我觉得我的艰辛付出值得了!尤其是如今能给所有的读者讲述我的平凡故事,我觉得这是我获得的最高荣誉。尽管我还是一名代课老师,但我觉得我的选择没有错!只要火天岗村还有一个孩子读书,我都要一如既往地工作下去,我要用我嘶哑的喉咙为孩子们歌唱,我要用我柔弱的身躯为孩子们遮风挡雨,我要用我毕生的精力,让山花开得更加灿烂!

 

Tips

人们眼中的“最美乡村教师”张兴琼

碧溪小学五年级学生郑丽琼:

对于我来说,张老师不仅是我的老师,也是我的“妈妈”。如今的我虽然已经离开了那所村小,可是张老师带给我的温暖感受总使我难以忘怀。正是有了她的细心关爱,才让我们这些缺乏父母疼爱的幼小心灵得到了温暖;正是有了她的精心培育,我这棵小树苗才茁壮成长起来。在我的心中,她就像一道美丽的彩虹。

 

张兴琼老师同事碧溪小学教师冯倩:

张老师是我崇拜的偶像。她坚守山村的执著、爱岗敬业的态度、爱生如子的情怀、无私奉献的精神,把我的犹豫、动摇荡涤得干干净净。我暗自发誓,要像他们那样,甘当红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也许,我终生都无法企及他们的高度,但,我会努力向他们靠近。今后的岁月里,我将像他们一样,用坚守、执著、责任和爱心,构筑一座跨越山涧的桥,让更多山里的孩子走向更远的远方。

 

火天岗村党支部书记张明生:

她是大山里的希望,几十年来,我亲身见证了张兴琼坚守在村小学的感人事迹。她和她的丈夫廖占富默默无闻,埋头苦干,无私奉献,用青春和汗水,把宝贵的青春,花样的年华奉献给了火天岗村小学一届又一届的孩子。张老师一年又一年的坚守,在我们火天岗播种着一个又一个希望,在乡亲们眼里,在家长眼里,在我们村党员干部眼里,她就是我们最敬佩的人,她是火天岗最应感恩的人!在杂草丛生的大山里,她开拓了我们火天岗村一条通向文明、富裕的道路。

 

通江碧溪小学校长景华:

火天岗村小学座落于连绵青山之中,离中心校大约15公里,山高路远、沟深水急。20多年前不通路,不通电,到中心校要走四个多小时的山路,一批又一批教师像走马灯似的,不是嫌条件差,就是耐不住寂寞。然而,张老师却坚守火天岗30多年,除了当老师外,还要当“炊事员”,保证学生中午吃上热饭、喝上热汤;要当“修补匠”,翻瓦糊墙,修补学校门窗桌凳;要当“勤杂工”,打扫卫生,修葺上学小路,背教学用书;要当“乡村医生”,医治学生的头痛脑热、磕磕碰碰;要当“代理家长”;要当“保姆”……张老师虽然没有接受过一天专业的师范教育,但她早已成了我校名符其实的“土专家”,在教育教学上,她摸索出自己的方法。她所教学生学习基础扎实,行为习惯好,发展后劲强。张老师用执著、责任和爱心,播种孩子们梦想,守望大山深处教育。我坚信,张老师的正能量会传递得更宽、更广、更远。

2013年《中国西部教育》第9期“明师访谈” )

 

主办单位:通江县教育局   电话:0827-7221910  
地址:四川省通江县诺江镇东街20号   邮箱:sctjjwtj@163.com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TCP/IP地址信息备案编号:蜀ICP06020781号